2009/03/17

【甜美的毀滅】

(圖:亞歷山大‧超級遊民)

老大又來提醒報名街頭藝人一事。

但我正在看蒼井空的日誌,沒錯,是AV女優蒼井空,不是蒼井優,因為搜尋蒼井空關鍵字而看到此篇網誌的朋友們,再次要先說聲抱歉了,這裡不會有您期待的東西,我只是偶爾會去她的網誌上瞄一下她的近況,例如去沖繩拍寫真集有藍天白雲、新幹線上的豐盛便當照片、晚上和朋友們一起去居酒屋慶祝等等,我眼中的蒼井空和其他人一定不同,據說她是「童顏巨乳」始祖?(最近這個形容詞很紅),但同樣身為女性的我很討厭這形容詞。我只是喜歡她的笑臉,神似山口智子,也許是移情作用,其實我是把山口智子的喜愛轉到她身上也說不定,不過之前在得知她的職業之後仍不免震驚。也許有些事還是不知道比較好。但知道了也不怎麼樣,畢竟她喜愛並尊重自己的行業,雖然多數人無法苟同這樣的說法。

另一位我想要談談的是之前提過的加護亞依,前早安少女成員,後來因未成年吸煙事件而被經紀公司開除,現在的她長大了一點,上節目復出說起話來有毒舌魔王接班人的架勢,還拍了性感寫真,最近則捲入了破壞婚姻第三者風波。其實我是愈說愈沉重的,雖然我還相信她仍善良且純真。希望。

其實我思考的是青春的意義和危險,或者接近毀滅式的甜美,從讀完《阿拉斯加之死》後,我又覺得頭上灰灰的了,印象最深的是這句:「精神上的飢渴。」也許我應該說更多的,關於蒼井空的青春、加護亞依的青春、或者克里斯‧麥克肯多斯的青春,但我現在一點想法都沒有,我說不出來,某種程度上我覺得它們是一樣的東西,包括我自己的。

最近沒寫歌沒練琴沒畫畫,還好還想閱讀。早上出門前看到瘋狂理髮師在重播,後來經過賣餡餅的攤子,忍不住打了嗝,胃裡的酸水冒到喉嚨,我太容易入戲了。

我在等薯條抱枕寄來,上次參加麥當勞徵文抽獎,抽中薯條抱枕,其實我比較想要機器人造型的隨身碟,但小月說如果我得到的是隨身碟,就會想要薯條抱枕,所以,要反過來想。

我實在是太幸運了。

2 則留言:

小朱 提到...

真巧,昨晚HBO重播的瘋狂理髮師,我和大朱居然不小心又一路看到結束哪 Orz....

spps 提到...

是厚......強尼戴普太迷人了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