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2/23

【熱天與便當】

(圖‧ジョゼと虎と魚たち)

國中的時候,大熱天舉辦運動會,手中的便當有股快餿掉的氣味,腦中轟轟的想著:「啊……我討厭跑步……」。

今天的天氣就像這樣。

不論是球類比賽、田徑或者一點都不有趣的趣味競賽,我都討厭,腳踩在如同蔬菜磨泥器的PU跑道上,一跌倒膝蓋就磨破了,傷口就像去皮的薑,再嚴重一點就磨成泥,大家在跑道上一圈圈的跑著,在我眼裡都是薑,繞著磨泥器的薑。師長很難理解我對於這種跑道的恐懼。

我獨自坐在走廊上,盯著豔陽下動來動去的人,校長在走廊的另一端抖個不停,他在做「香功」,一種不停抖動身體的運動。我瞥開眼,皺著眉的將盒中的炒飯送入口,炒飯的顏色是不自然的粉紅,就像加了很多人工色素而且選錯了顏色的蕃茄醬,在咀嚼的過程中會不停的發出廉價的怪味,即使覺得奇怪也面不改色的將整盒炒飯慢慢吃光,我就是這樣的個性,等到剩下最後一口,準備以感恩的心情將它解決掉時,才發現這最後一團飯塊底下還壓著另一道配菜:一隻六腳朝天且僵硬的黑蒼蠅。

我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,慢慢用筷尖將那團飯塊壓回去,口中默唸:阿彌陀佛。


天氣熱,回憶也好黏膩。

4 則留言:

Keya 提到...

應該不是香功喔
因為香功的動作是以劃圓為主
幾乎沒有抖動的動作捏

我會知道是我有在練
但也是去年的事兒了
你這篇網誌真是提醒我
該再繼續練了

我不懂外丹功啦
但抖動會不會是外丹功啊

這則留言跟文章完全沒關聯啊
唉呀
不好意思
本人退下了

維克.腦無 提到...

我也有一個熱天與便當的生命小故事!!
可以引用您的標題嗎??

小朱 提到...

不知道為什麼,還蠻能夠想像當時的你皺著眉頭吃炒飯的那張臉。

spps 提到...

TO Keya:

是喔~~難道是校長騙我們?? = =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TO 小朱:

"臭臉君"可不是被叫假的~(得意貌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TO 維克:

好啊~請用~~
今天也好熱啊......(汗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