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12/11

【恰七】


現在想想,我能夠長到那麼大簡直是了不起。

小時候很皮,到處跑來跑去,尤其有次跟著堂哥搗蛋,拿了根很長的鐵杵,準備在關公廟前的神木前,敲它幾個洞,我忘了究竟為什麼要這麼做,根據當時堂哥的說法,是為了「保護神木」,於是我負責扶住鐵杵,堂哥則拿著大鎯頭開始敲,「鏘!鏘!」清脆的聲音在廟前迴蕩。

「喂!死囝仔!」突然一個臉黑黑的老人從我們背後冒出來!我們下意識拔腿就跑,老人還拿起拖鞋丟向我們,我腳程慢,差點就被丟中,一股腦的拼命跑,心臟都快蹦出來了,依稀還聽見老人的咒罵聲從後頭傳來。之後有好一陣子不敢再去關公廟附近玩耍,深怕被逮住然後揍一頓之類的。還好那幾天的夜晚也沒夢見神木來託夢,否則我一定會嚇到尿床。

前陣子大感冒,身邊好幾個朋友也中標,連遠在德國的沛也發燒,他還在暱稱上寫道「全宇宙都在感冒」,總之很慘,而我也難得的發了燒,自從成年後好像就沒發燒過,所以當我全身熱呼呼,感覺額頭可以煎蛋的時候,竟然還有一點興奮,又不是中樂透,我開心個什麼勁兒啊!我帶著這樣複雜的心情到了診所,醫生問了問情形,然後說:「簡單地說,妳感冒了。」這……當下我就想問「那不簡單的」是什麼,不過人在破病,還是別太機車。接著醫生拿出聽診器準備聽診,「這個疤是?」他看著我脖子下的區域問道。「燙傷的。」這讓我想起小時候的慘事。

三舅舅愛喝茶,常常爐上一壺水燒著就是為了泡茶,前面提過,我很皮,又愛跑來跑去,想當然爾一定會闖禍,尤其是看到亮晶晶又有趣的東西,是的,看到一個亮晶晶嘴巴又冒煙的水壺怎麼可以放過?於是我的手就這麼不聽使喚的「掰」它,就像軍曹看到香蕉皮一定得踩,只是他跌個狗吃屎,而我燙得叫阿母,滾熱的水就這樣從天而降,而我的臉、脖子、胸口等等……都遭殃了。後來長大了聽母親說,那天家裡大大小小都嚇傻了,牙膏、醬油能塗的都拿來塗(註:這是不好的示範唷!請一定要沖脫泡蓋送),到現在臉上還隱約可見幾個疤,最明顯的就是脖子下方胸口上方的那個。「喔~~好佳在~佛祖有保佑喔~~」外婆至今看到我的舊疤還會說上幾句。


而我什麼都不記得,只記得三舅舅哭了。



註:恰七。台語,常用來形容調皮搗蛋愛惹事的小孩。

6 則留言:

小朱 提到...

ㄎㄎ 小時候看起來就是一副皮相 沒想到長大了是貝斯美女

spps 提到...

哇哈~小朱您過獎了~~~(羞)

維克.腦無 提到...

這張照片是妳剛從鄉間小路飆完腳踏車回來之後拍的嗎?
而且沒戴安全帽厚!

spps 提到...

嘖!請不要歧視捲毛小孩~哼哼!

Keya 提到...

小時候的妳真是一臉調皮樣啊
感覺沒看好妳
妳就一溜煙跑出去玩耍了

spps 提到...

呵~是啊~是超皮^^"